人生需要留白,玉雕需要简约

2017-10-05

  有些话,想说五句
  其实只需两句对方便明白意思
  越是话多之人,往往挚友不多
  真正有分量的人,只会讲有分量的话
  留白在玉雕艺术中增色不少,留白这种艺术表现手法,从书法、绘画到玉雕,之所以传承不衰,在东方文化中始终有一席之地,其实是因为代表了某种生活的智慧:玉雕需留白,人生亦如是。活到豁然开朗的人生,都是在技巧之外,加持了留白的意境。
  美学大师宗白华说,空白不是包罗万象位置万物的轮廓,而是融入万物内部,参加万象之动的虚灵的“道”。
  玉雕作为历史悠久、传承不断的东方艺术,通过作品中不同的“留白”方式,准确地诠释了这种无关轮廓、超越外部空间,追求“万象有道”的审美意趣。
  玉雕中的留白是图案的衬托,又是实体的未完待续,更是调和局部与整体的有力设计,一件好的艺术作品,雕琢处像大地一样触手可及,承载着万物意向,留白处犹如天空般深邃幽远,给人以感受的空间。这般意境的作品,得中庸之美,无论局部还是整体,都会让人感觉意犹未尽。
  “留白”最早源于中国书法与绘画技法,这种布局艺术讲究画面必须留有适当空间,让观者可以挪腾想象,品味无穷之趣。
  作为画面的有机组成,留白是具体形象的延续与衍生,开辟出另一重空间,更准确地表现出疏密关系。这种“为”与“不为”之间,微妙的取舍把握,不仅可以考验创作者的技巧,还可以准确地表现其审美格局。
  玉雕创作对“留白”要求更高——由二维平面转至三维立体,工匠需要考虑更多的问题:首先,玉石并非任人创作的白纸,如何利用留白衬托出整体意境?其次,玉石只能雕不能塑,随着玉料被一点点抠除,整个创作过程完全是不可逆的。
 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:玉雕的留白需与玉质完美结合,每块玉石都形态各异自有千秋,即使相同的传统题材,都不能全然复制到每一块原料上,因此,每一次的玉雕留白都是一次全新的再创作,是人文艺术向自然之道的虔诚致敬。
  古人云:“善画者留白,善乐者希声,善言者忘语,善书者缺笔,大贤者若痴,大智者若愚。”
  留白这种艺术表现手法,之所以会传承不衰,始终在东方文化中据有一席之地,其实是因为它代表了某种生活智慧:玉雕需留白,人生亦如是。
  年轻时多爱“春风得意马蹄疾”,恨不得“一日看尽长安花”,对名利的欲望,让人勇猛精进,将人生雕琢得繁花似锦。但是,真正的大师之作,都懂“过犹不及”的道理。
  如果追名逐利过完一生,就像徒有技巧的平庸之作,最后只能随时间湮没:你看他人起高楼,你看他人宴宾客,你看他人楼塌了……所以,活到豁然开朗的人生,都是在技巧之外,加持了留白的意境。
  给生命留白,是要懂得放慢节奏,时常清理内心的灰尘。人生只是一条单行道,虽然不是田径赛,可它偏像马拉松,一段段旅程往前冲,身心难免会积累路途风尘,最后变成你的负能量……
  身体的疲惫可以通过休息恢复,而心上的灰尘则需要留出时间专门清洗:通过及时调整与反省,我们得以清空那些负面的情绪和状态,感触生命中更多的阳光。
  给生命留白,就是不让琐事代言生活。生命的意义在于体验,而不是应付。懂得区分家人与外人、知己与损友、健康与烟酒、长情与动心……等等错综复杂的关系,与自己的亲疏远近,此间的琐事自会次第显现。
  不在无谓的人与事上浪费时光,才能厘清人生的布局,留出空白的光阴——去健身、去爱、去陪伴家人……这些是一生中,永远闪闪发亮的部分。